GRH___

【司马懿X张春华】懿世惊华

安谭暂时没思路,发一篇懿华,以司马懿的视角讲的。

我和她从小是青梅竹马,她叫张春华,不懂琴棋书画,偏爱习武,而我是个文弱书生,她对我说,你读书,我保护你,我笑了。

小时候,她总是跟在我身后,唤我仲达哥哥,我笑着带她在街上转悠。她急躁的性子爱闯祸,同乡的孩子打不过他,总是被她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,回家后就被他的父亲罚他不许出门,这时候,我便拉着大哥偷上街,给她买一串冰糖葫芦,悄悄翻进去,送给她,她总是笑靥如花。有一次,我偷偷翻进去被她父亲发现了,她和我便一起挨罚,无非是打几十下手板。

她十六岁那年,随她父亲出征,临行前,我去送她,看她披上银甲,她对着我笑,我不出声,相顾,无言,她要走了,我冲着她说,你一定要平安回来!等你回来了,为我披上红装可好?她笑了,我看见她对着我拔开剑,又送剑回鞘,那口型,是说,好。

我终于等到她回来,她长大了,眉宇间透着英气,整个人神采奕奕,人送外号,春小太岁。我迫不及待的让父亲去提亲,她同意了,那晚,我辗转反侧,夜不能寐。

我们结婚当天,我看着她一袭红衣,轻施粉黛,美得不可方物,结束了繁琐的礼节,我回到房间,她突然站起来,说要跟我约法三章,她轻轻拧着我的耳朵,说,如果你做错了,我就揪你耳朵,你不许嫌弃我。我笑着答应,夫人说什么,仲达一定遵从,仲达定不负夫人。她笑了,那么美。

后来,我们搬到了邺城。她有了身孕,她生产当天,难产了,我焦急的等在产房外,医者问我,如果不测,保大还是保小,我愣住了,许久才吞吞吐吐的说,保小,我后悔了,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后悔了,没有孩子,我可以再生,可是如果没有春华,我该怎么办。幸好,母子平安,我冲进产房,没看孩子一眼便守在春华身边,我将头埋在他的肩膀里,她虚弱的转过身,惨白的脸上露出许些微笑,我们抵着额头,没有一句话,只有喜悦。

我的父亲参与了衣带诏,曹操要杀我的父亲,我遇到了我人生的敌人,杨修。我串通荀彧假死,为了解救我的父亲,父亲行刑当天,她安排好家里的人,带人去截法场,被曹丕拿下,我踉踉跄跄的跑去,她对着我唤到,仲达,我对着她笑,她看着我,让我心安。

曹丕想让我辅佐他,与他共图大业,我无奈之下,自断双腿,她守在我身边,握着我的手,豆大的眼泪从她脸上滑落,她说,不值得。我轻抚她的脸颊,佛去泪珠,我说,这样值得。她便陪在我身边,寸步不离的照顾我,带着我在郊外游山玩水,就像我们小时候一样,偷偷跑到郊外,兴奋且激动。

那日,太阳正好,我将书晒在院子里,坐在椅子上,忽然,天降大雨,我大喊着,夫人收书啦,许久未见人影,慌乱之下,我站起身,去收书,怎料一仆人看见,我慌了,春华走过来,看到我站起来先是惊讶,随即看到那仆人,飞身去追,等她回来,我为她披上大衣,把她环在怀里,她说,她把他杀了。我诧异的看着她,她依偎在我的怀里,昏了过去,我将她抱上床,找来干毛巾替她擦拭,为她盖好被子,我轻抚她的脸颊,夫人辛苦了。

曹丕再次邀请,并以杀生之祸相要挟,我答应了,在马棚洗马,日子一天天过去,我回到家,她替我更衣,我说我累了,她嘟啷着嘴,累了就更马睡去。我知道她在抱怨我这些天不着家,我轻笑一声,我跟夫人睡,她笑了。

曹操亲征,我回到家收拾行李,看见一身银甲的春华,我好像看到了那个十六岁的少女,我说你这是干嘛,她说他要保护我,我不同意,我怕战场上刀剑无眼,若是伤了她我该如何是好,她扬起自信的小脸,拧着我的耳朵,我知道,她非去不可,我揽住她的腰,夫人,战场上定要小心,仲达不能没有夫人,她抚摸我的背,我知道,你若有危险,我保护你。简单的一句话,我的心却暖暖的,得妻如此,夫复何求。

曹操死了,曹植夺位,入夜,我将玺绶交给她,让她交给曹丕登基,他不舍的跟我道别,仲达,保护好自己,等我。我抱住她,轻吻她的额头,路上小心点。她走了,我被关入了大牢,受尽折磨,我并不在意,知道看见她的簪子,那是我送给她的,她从未离身,我慌了,曹彰威胁我说拿玺绶换她平安,我愣住了,我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冷静,很快,我笑了,我知道她是安全的。

曹丕登基,出于对我的猜忌,他送给我一个美人,一个眼线,柏灵筠,我不知该如何告诉她,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,她拧着我的耳朵,不同意让别人进门,我不想放弃我的前途,我联合我的家人演了一出戏,她最终选择了忍让,他同意了,我看见她跪在地上,额头抵着地板,泪水似断线的珠子一滴接着一滴,须臾,她擦干了眼泪,头也不回,转身离开,看着她的背影,我知道,她是真的伤了心。我瘫倒在地上,我后悔了,她为了我的前途忍让,而我却联合人来骗她,利用她对我的真心,我真想给自己两耳光。

柏灵筠入门,出于曹丕的缘故,我不得不接近他而疏远春华,她没有向往日一样笑着闹着,变得安静,她总是一个人在院子里,也不与我打招呼,不再理我,我的心里生疼。

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我要再次出征,曹丕命令柏灵筠跟着我,临行前,她来了,她憔悴了许多,她看着我,眼眶红了,你一定要平安回来,你要是有事,这个家的天就塌了。转头看向我身边的柏灵筠,你也是,照顾好她。说罢,变转身离开,那一瞬间,我看到晶莹的泪顺着她的脸庞流下来。我想叫住他,想要抱住她,我哽咽这喉咙,终究没有说出口。

后来,我病了,躺在床上,柏灵筠陪着我,我想她,我看到门前一个熟悉的身影向我走来,我有些激动,碍于身边的柏灵筠,我转过身,低吼道,面目可憎的老东西,你来干什么。我哭了,为了不被发现,我悄悄擦干泪水,转过身,她已经走了,怕是心凉了吧。我的病好的差不多了,下人来告诉我,他绝食了,我从病床上一跃而起,冲到她房间里,我看见她躺在床上,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我连忙跑过去,握住他的手放到我的耳朵上,他缓缓睁开眼,看着我,眼泪流了出来,你来干什么。。。我捧着他的脸,夫人,我错了。。。她轻哼一声,拧了一下我的耳朵,说,我想吃饭。我急忙端起粥,细细的吹,慢慢送到她嘴边,看着她吃,我的心终于放下。

再次见到她是她病了,病的不轻,已是弥留之际,我坐在她的床边,握着她的手,她轻轻叫了声灵筠,拉着她的手盖在我的手上,老爷我就交给你了,泪从他脸上滑落,她闭上了眼睛,她走了,有些话我始终没有说出口,我抱着她的尸体哭喊着春华,春华,她却再也回不来了,尸体渐渐发凉,我守在床边,坐了一夜,我看到了这几十年来他陪我走过的光阴,我喜欢她扬着小脸拧着我的耳朵笑,喜欢她踢着我的秋千对我撒气,喜欢她永远是心高气傲却唯独会对我撒娇。她走了,我哭了,我后悔了,第二天一早,他们抬走了春华的尸体,我踉踉跄跄的去追,却再也追不回来了,我趴在地上,看着他们将她带走,我的心里再也开心不起来了。

我开始装疯卖傻,每天就坐在秋千上唤着一声声春华,我不想再去做官,就是为了做官我才失去了她,起初,我当官是为了保护这个家,可后来了,我为了当官,负了她,伤了她,她说,我是这个家的天,可是,她的天早在柏灵筠到来时就塌了,我不在理会柏灵筠,一个人去找她的影子,晚上,我便蜷缩在她的床上,嗅着她的味道,一个人哭,渐渐的她的影子,味道慢慢消失。

我病倒了,躺在床上,春华,等我,我来找你了,怕是你不愿见我吧,这一世,是仲达负了你,来世,你可愿再嫁于我?仲达定不负你。


评论(30)

热度(131)

  1. 一只桃桃🍑GRH___ 转载了此文字
    💓💓💓